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达度的博客

一心苦读,胸中自有甲兵千万;独步胜境,常在美的天地徜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名应才兵,湖北仙桃人,中国作协会员,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。已在《中国作家》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中篇小说月报》《北京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,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,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《体操群星升起的地方》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等。《体操神话》获湖北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,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入选《2012中国报告文学年选》,《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》获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。2014年为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作家。

达度小说:父子情仇(四)  

2009-04-19 13:13:47|  分类: 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父子情仇(四)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〇达 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
  日子过得真快,眨眼间一年就过去了。
  钱大海自从包了这个阿香小姐以后,除了偶尔打打野鸡,换换口味,就再也没有包过别的小姐了。这在钱大海的风流史上,可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。就是这个阿香小姐,居然一下子改变了钱大海经常调换新小姐的癖好。说来也怪,钱大海在阿香那种与生俱来的奇香沐浴之下,就象受到了某种宝物旷日持久的熏陶和潜移默化的感染,他倒是越活越滋润,越活越年轻了。
  钱小海在劳改农场里度日如年,苦苦熬着。他时时图表现,处处卖积极,以博得别人的好感。家里时常有钱给他寄来,他就不断地拿钱铺路。钱也真是一个好东西,果然管用。好些管教干部似乎都成了他的朋友,就连管教队里一个姓陈的副队长也成了他的哥们,隔三岔五地来找他喝酒。也难为了钱小海这个公子哥儿,人在廊檐下,谁敢不低头?好在他花的那些工夫都没有白费,在熬过了半年之后,钱小海获得了减刑半年的优待,又过了半年之后,他又获得了减刑一年的奖励。看来,再有半年的时光,他的苦日子就算熬到头了。
  钱大海一连得到钱小海连续两次减刑的消息后,就有些寝食不安、坐卧不宁了。他明显地感到,他的好日子快要过完了。“这个龟儿子一出来,老子就又不得安逸了。”钱大海一想到这些,心里就焦躁不安。还有他的那个黄脸老婆子,一看到他,就哭哭啼啼,不停地吵嚷,要钱大海带着她去看儿子,真是烦死人了。因此,他的肝火越来越旺,动不动就要发一顿脾气。好在有一个阿香小姐日夜陪伴着他,他才稍感慰安,也算是获得了一些补偿。
  这天一大早,那个老婆子又来了,她不停地吵着嚷着,又要去看儿子。就连阿香也动了恻隐之心,在一旁帮她打圆护。是呀,儿子已经坐了一年的牢,他这个做父亲的不闻也不问,连探监也不去一次,是有些说不过去了。钱大海想了想,好吧,去看一看也行。看他龟儿子改造得怎么样了,对他这个老子的态度究竟改变了没有,去观观动静也好啊。主意拿定,钱大海即刻动身前往。
  到了劳改农场,钱大海并不忙着与钱小海见面。他首先住进了一个豪华宾馆,再把那些管教干部们一一接过来,招待他们海吃海喝,海玩海乐,感谢他们一年来对他儿子的教育,也顺便摸摸情况,探探口风。
  直到第二天下午,他才见到了钱小海。在这里苦熬苦泡了一年的钱小海已经变了,完全变成了一副铁金刚的模样:胡子拉碴,腰圆膀也阔,比以前不知骠悍了好多,脸上还横添了几分匪气。等到父子两人一见面,钱大海就懊悔不迭了。他觉得这次探监,等于又干了一件傻事,他是大错而特错了。在钱小海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里,仿佛有两条毒蛇在不停地闪烁。钱大海敏感地发现,在这双使他十分害怕的眼睛里,钱小海过去对他形成的那股敌意,不断没有消退,反而更加凌厉了许多。
  父子二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下。钱大海心里害怕极了,他赶紧避开了那两眼象毒蛇一样射向他的凶光。
  钱小海盯了他一会,开口说道:“你昨天就到了这儿,不来见我,还请什么客,你想搞什么鬼名堂,有几个臭钱就象不得了?”
  钱大海听得心里一惊:他来这里请客,这个龟儿子怎么知道得一清二楚?钱大海把眼睛望着别处,口里说:“我帮你感谢一下别人,这也是应当的。”
  钱小海一字一顿地说:“老实告诉你吧,我也要不了几天,就该出去了,你别以为我会放过你。你等着,我出去了再跟你算总帐!”说到最后一句,钱小海几乎是在咬牙切齿。
  钱大海简直听得胆战心惊,几乎六神无主了。他回到宾馆房间后,心里还是怕得不行,眼前老是晃动着那双毒蛇一样的眼睛。他暗自思忖道:这该如何是好呢?就这么妥手而归吗?幻想这个龟儿子发善心,已经没有半点指望了……这狗日的劳改农场,怎么能让他减刑出狱呢?这龟儿子应该老呆在这个鬼地方,至死都不让他出去,那才好呢。人被逼急了,就逼出了鬼主意——狗被逼急了还要跳墙呢。人说虎毒不食子,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……都是你这个龟儿子逼出来的,就莫怪老子无人情了。钱大海把随身带来的一包巨款全部拿出来,一扎一扎分好、捆上、装进包里,连忙去找那些管教干部,请求他们帮忙……
  钱大海没有打道回府,钱小海很快又知道了。他想,这个老东西又去请那些管教干部们喝酒,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。这老东西以前一次也没来过,这次来了,恐怕不只是喝酒那么简单,但不知道会搞什么名堂。钱小海马上找来了一个名叫赵央的杀人犯,帮他商讨对策。这个赵央以前越狱过两次,已经成了他的一个铁哥们,还给他传授了不少的犯罪经验。赵央杀人未死,加上越狱之罪,共判了十年徒刑,他老想逃跑,还拉钱小荣和他一起越狱,钱小荣不说干,也不说不干,一直含含糊糊地。
  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,一弯半瞎的月亮早早地升上了夜空。这时,一身酒气的管教队陈副队长哼着小曲儿来查岗。钱小海问他又上哪儿喝酒去了,陈副队长打着酒嗝说:“呃,你爸请的客嘛。”钱小海又问说了些什么话。陈副队长说:“呃,这个不能说,是你爸不让说。”钱小海马上拉住陈副队长,说道:“咱哥们再喝一喝吧,我这里还有正宗的五粮液呢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了两瓶五粮液。钱小海、陈副队长加上赵央,三个人不到一刻钟,就把酒干掉了一瓶半,直把个陈副队长灌得醉眼厄斜,舌头打卷,口水直流。钱小海抓住时机,赶紧发问。陈副队长已经醉得管不住自己的口了,他象竹筒倒豆子一样,一点不剩地往外直吐:什么你爸钱多得不得了呀,送给李场长多少呀,送给张队长多少呀,送给我老陈多少呀……
  “他送钱干嘛?”钱小海忍不住截住话头。
  “呃,要求取……取消,对你的减刑决定……再找机会加,加长你的刑期呀……”
  “那,你们怎么说?”钱小海急切地问道。
  “呃……李场长……他们已经答应了……”
  “那个老东西呢?”钱小海的血往上直涌。
  “已经回,回去了……呃,他说了……他那个什么呢……小B阿香,已经等……他,等不及了……”
  陈副队长话未说完,人已经醉成了一滩稀泥。
  钱小海有如五雷轰顶,乱箭穿心。他拉起赵央就走,赵央问到哪里去,他说:“你不是老想越狱吗?今天我就成全你,但你要帮我杀一个人!”说着,他们两人很快就消失在监狱墙边的暗夜里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