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达度的博客

一心苦读,胸中自有甲兵千万;独步胜境,常在美的天地徜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名应才兵,湖北仙桃人,中国作协会员,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。已在《中国作家》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中篇小说月报》《北京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,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,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《体操群星升起的地方》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等。《体操神话》获湖北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,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入选《2012中国报告文学年选》,《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》获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。2014年为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作家。

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内容简介  

2014-03-19 00:46:17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达度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内容简介

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以清醒的现实主义笔法,通过江汉平原上应格严、应运东父子一死一生的不同命运,着力描绘一户农家、一个生产队、一个大队,辐射一个公社(区)、一个县甚至更大范围,并把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风起云涌、波澜壮阔的国内外形势与江汉平原浓郁的风物民情融为一体,全景式再现那时劳动人民的生活与梦想,展示底层社会奴化与民主的嬗变。是一部深刻挖掘国民劣根性的现实主义反思文学作品。

父亲应格严是丰湾四队一个老实不怨的贫农社员,“四清”运动时,工作队员见他已故的母亲是一个老土改根子,就住进他家并培养他当生产队干部。在一次发放救济款时,他被人讹了三块钱,却连争辩的本事都没有。结果是应格严辞职,工作队员易家。工作队员薛主民在离去时说:“你这干部当不当也没什么,还不是照样吃饭搞生产哪。”从此这家人像与厄运相伴,经常遭受欺侮。

儿子应运东出生不久碰上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上学读书遭遇“文化大革命”,可谓命途多舛。他兼具放牛娃与学生娃两种身份,在学校里成绩老考第一,受老师宠爱。但他像父亲一样性格内向,胆小怯生,见了生人就脸红说不出话来,与人交往困难。父亲在外人面前软弱无能挨霉受气,在儿子面前却是一个暴君,经常把他往死里打,死里逼。儿子是骂死不还嘴,打死不讨饶,外柔内刚,渐渐养成了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劲。

家里娃儿五个,母亲陈安颖积劳成疾,时常卧病在床。家大口阔,年年超支,贫困不堪。为了生存,无论酷暑还是寒冬,父亲应格严白天劳动后,晚上还带着儿子偷偷去打鱼捉鸟。人家过荒年时经常扑锅断餐,他家还浑腥不断,因此遭人疑忌。父亲还好赌博,赢了钱孝敬祖父抽烟。祖父说他赢钱等于割一季大麦,或卖一头肉猪,外人听了更是嫉恨。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,私有制不准搞,赌博更是严重违法,罪加一等。有人就鼓嘈(嫉恨)他家大口阔不愁吃穿,只是抓不到把柄整他。敏感的父亲时常想搬迁到一个能够自由自在的地方去不受人欺负,可是久病在床的妻子和嗷嗷待哺、还要读书的一群儿女,又使他顾虑重重。

从小学到初中,应运东一直是班上的学习委员,长期保持成绩第一。在短暂的智育回潮复课闹革命时,县里组织了一次竞赛考试,他在公社和县里都名列前茅。但升高中时,名为推荐又红又专的学生,实为少数干部把持。因此他无缘升学,只能回乡务农。在田间地头,在水利工地,他始终坚持买书租书,成了几个新华书店的常客,那里的书籍几乎被他读遍。在生活中得不到的温暖,他从书里体会到了;在社会上不明白的道理,他也从书里渐渐明白了……书籍让他获取了许多营养和力量。他在社会生活中不知遭了多少罪、吃了多少亏,不知挨过多少冻饿,也不知溺过几次水、遇过几次险,还中过1605的剧毒。所幸都与死神擦肩而过。这样一个饱经世态炎凉,习惯逆来顺受,结果少年老成的人,心中梦想犹在,希望之火常燃。他不但没有失去对生活的信念,反而增强了顽强的生命承受力。

父亲在生产劳动和家庭副业中算是能工巧匠,但不会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,对于奸诈险恶的人尤其没有办法。可谓是拙于人事,敏于自然。他在公社组织的一次插秧现场会上,一人插盒式,又快又好,像墨线弹的一样笔直,供得上全队男女社员二百人的插秧速度,看得参观的人们啧啧称羡。在水利工地上,他与高手摆垒打百分,只赢不输,看得人们目瞪口呆。他也自认为比别人聪明,却反被聪明所误。

在那灾荒年月,饥荒起盗情。应格严遭人诬陷,进了学习班。就在毛主席逝世一个月,粉碎四人帮之后第三天,年仅37岁就被大队民兵指挥部所办的学习班迫害致死。他成了新旧交替时代的殉葬品,书写了那个特定时代惨痛的一页。

父亲突然死于非命,家庭顷刻间陷入灭顶之灾,年仅17岁的应运东,突然被大队派人从水利工地上召回寻父。哪知父亲已亡。公社、大队某些干部组织基干民兵和知青进行抢葬,终于在县公安局来人验尸之前抢葬得手。母亲陈安颖因为休克不醒,被送往公社卫生院抢救。某些当权者为了压住群众口风,给应格严定下了“畏罪自杀”、“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”等罪名。应运东眼睁睁看着像遭了混世一般的惨景。他心里一边滴血,一边升起了一把无名鬼火,并暗暗发誓:一定要查清父亲是怎么死的!一定要为蒙冤受害的父亲洗清身子,向那些残害父亲的凶手们讨还血债!

应运东就是那个在特殊时代里,生活在最底层的炼狱里,苦水里,碱水里,浸泡了再浸泡的苦娃。摔得越惨,坠得越深,底线越低的人,也许成功很难,但轻易是打他不倒的。

    (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由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发行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