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达度的博客

一心苦读,胸中自有甲兵千万;独步胜境,常在美的天地徜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名应才兵,湖北仙桃人,中国作协会员,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。已在《中国作家》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中篇小说月报》《北京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,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,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《体操群星升起的地方》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等。《体操神话》获湖北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,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入选《2012中国报告文学年选》,《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》获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。2014年为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作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体操神话》日记悲喜剧(32)希望破灭  

2011-11-09 21:16:22|  分类: 长篇纪实100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□达度

早晨上班到餐厅过早,看见王书记也在过早,不但有人在和他说话,我就在他旁边的一个桌子上坐下了。我听到他和别人说下午要出去的话,心里就有点慌了。X局长昨天跟我又是说笑又是签字热火得很哪,今天还得抓紧去办,可不能误了呢。

于是我就候着王书记进了办公室,赶紧进去汇报。果然王书记说他下午要去武汉,这事还只能上午抓紧办。他要我赶快联系y部长。等我去联系了一会,差不多到了八点半钟,再找王书记却不见人了。我只好打王书记手机,他说在外面办点事,叫我们先去宣传部找y部长,他忙完了再去。

我们先去见了y部长,y部长开口就说这事不好办,他说跟我们王书记已经通了电话,王也不来了,就由他跟我们发话。怎么会是这样呢?我们的脑袋根本就转不过弯来。昨天不是说的好好的么?怎么一夜就变卦了呢?这巨大的反差简直就是天壤之别。我们怎么向北京方面回话呢?我象是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或者是一个无底的黑洞。等我缓过神来,只是茫然地向他陈述已经陈述过多遍的意见,他不断地打断我的话,说他们不好办的理由。这情形就是各说各话,无法沟通了。我说要请我们王书记来,他说你们王书记不来了。我说我们X局长找市委王书记已经答应了,他说市委王书记没有发话。(怎么没有发话呢?五大领导的批示件上有王书记的亲笔签字呢,我怎么跟他说的清呢?)我说要去找市委王书记,请他一起去,他说不能去,王书记在开会,李部长和你们X局长都在中心会议室开会,别人进都进不去。我说要他做个方案,他说不能做,李部长没有发话。李部长不是批示过“请y部长商教育局王书记阅处”吗?怎么样才算发话?我真弄不懂,也说不清了。我说什么,他就不干什么,只少开口要我们走人了。那情形,就象是猫猫戏老鼠,就象是踢皮球。我渐渐明白了,什么叫官僚?这就是官僚!可见他们平时对付老百姓就是这样官僚惯了。可我还是不死心。

这事情怎么这么艰难啊!我们在北京奥运年为仙桃作贡献,是抢抓奥运机遇,宣传仙桃,岂是为自己?

此时此刻,洛沙含着眼泪说:真是卞和献宝都献不出去。y部长十分冷漠地一言不发。时间在白白地耗去,我们却只能看水流舟,心痛得滴血。这真是悲从心底起,泪往肚里流。明知无望,明知是做无用功,可我们还想作最后的挣扎。

y部长还想试图说服我们,想要我们知难而退。这怎么能说服呢?这是《中国作家》连续两次给他们发公函,邀请仙桃一起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。他们不会不清楚,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,这对仙桃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,他们怎么就不做呢?北京奥运会百年不遇呀,国人振奋呀,人人都在想为奥运作贡献呀,他们怎么能坐失良机呢?是的,新闻发布会需要钱,区区十万元,作为全国百强全省首强的仙桃市,哪里就缺这点钱?奥运年宣传奥运,宣传仙桃,这是今年最大的政治,无疑也是仙桃最大的宣传工作。他们真的连这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吗?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。此事不作为,那他们还有什么可作为的呢?到了这个地步,我又似乎进一步明白了:官僚!他们这一伙官僚!对他们有利有油水的事他们就干,上级压他们、威胁他们头上的乌纱帽时他们才会干,此事对他们个人无利也无威胁,他们当然不会干了。

y部长还在开导我,他拿起办公桌上一本《仙桃儿女》对我说,作者只是请他们出席首发式,而没找他们要钱。我不客气地说:这个书不过是做了一点编辑整理,把别人的简历简介拿来汇编了一下,走不出仙桃市的,同《体操神话》比起来至少差了三个档次,不值一谈!我们的《体操神话》是在全国重要的核心期刊上发表,而且是在奥运前夕,国内外宣传,长篇报告文学不是随便能发表的,不是著名作家是不能启齿的。唉,说这些还有何用呢?他们还以为你是仙桃骗子,是在吹牛哩。

我还不死心,就用手机打通了我们王书记的电话,请他来,又把电话给了y部长。他们就在电话里说了一会。王书记还是来了。来了又有何用?除非他们能去会场,把几个领导都堵在那儿三堂会审,看还有没有效。有这个可能吗?

y部长要我们去下面看着,等X局长他们散会出来再说,他和王书记还要商量。我知道他是要支开我们。我清楚我们只能离开了,而且今天出了此门,还能不能重返此门也未可知,我也清楚他们毫不在乎我在想什么。洛沙还想坚持,就把我们那套精心制作的插图本底稿放在他那儿。我说没必要了吧,y部长是一脸的无所谓,可洛沙仍在坚持,仍有幻想,仍希望他们能识宝。我还能说什么呢?只好随她便了。

我们就听y部长说的去下边等着,后来直到散会的人陆续走光了,也没有看见X局长。再后来王书记也从宣传部楼上下来了,招呼我们一起回去。在的士上,王书记笑着说:“X局长昨天把应科长搞地高兴了一下午,没想到是这么个状况吧。”我有些苦笑地回应道:完全是忽悠!但我们不甘心哪!

2008年4月17日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2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