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达度的博客

一心苦读,胸中自有甲兵千万;独步胜境,常在美的天地徜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名应才兵,湖北仙桃人,中国作协会员,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。已在《中国作家》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中篇小说月报》《北京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,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,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《体操群星升起的地方》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等。《体操神话》获湖北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,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入选《2012中国报告文学年选》,《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》获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。2014年为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作家。

[原创]裂变·涅槃——小记我的零零年代/达度  

2010-04-17 15:54:20|  分类: 散文散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[原创]裂变·涅槃——小记我的零零年代 - 达度 - 达度的博客

2007年5月,达度(右)在江南采风期间,与《北京文学》选刊编辑部主任关圣力在苏州枫桥夜泊留影

 

时间真快,2009年一转眼就过去了,我的零零年代也随之远去了。难怪孔夫子说,逝者如斯夫啊。回首过去的十年,真是感慨良多,借用一句歌词,就是满腹的话儿不知从何讲起?

我在进入2000年代的时候,已是不惑之年,在机关工作了那么些年,也算一个老公务员了,还是个中层干部。按说肩上的担子应该轻松些了,可就是轻松不起来。你道这是为什么?自己早年产生的那个文学梦想,非但没有实现,反而渐行渐远:白天卖力地做好本职工作,业余时间一直笔耕不辍,年届四十而成效甚微,心里好受吗?

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文学爆出一个又一个轰动效应的时候,我汇入了成千上万的文学大军之中,我也曾梦想写出具有轰动效应的作品,可这个梦想始终没有实现。在九十年代文学失去轰动效应之后,成千上万的文学大军消失了,代之以“纷纷商海弄潮儿”的局面,可我不会赶浪潮,只好继续守望在文学这片“寂寂古战场”的遗址之上。说实话,我本是乘着文学的汹涌浪潮而来,却没有因为文学跌入低谷而终止。尽管我也有过苦闷与彷徨,但我始终没有逃离文学这块阵地,没有放弃对文学的神圣追求。当然,为了这一追求,我早已承受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失败与痛苦。

站在世纪之交的门坎上,我给自己立下了新的目标:在确保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,一定要在文学上有新的突破,争取做到工作业余双丰收。我知道这很难,但我更清楚如果一事无成,那么此生无益。所以再难也要努力,不努力是没有出路的。这就要求自己比别人要付出双倍的劳动还不止。有一点不容含糊,那就是工作第一,业余第二。工作是谋生的手段,是吃饭的家伙,当两者发生矛盾冲突时,绝对是工作第一,业余让路。我始终都是坚持这一观点,就是在应邀讲学时,我都给学生详细地讲述工作与业余两者之间的辨证关系。后来有记者采访我:“您一直有份比较稳定的工作,写作与工作是如何兼顾的?是否想过做专职作家呢?”我回答说:“工作完全不影响写作,相反可以获得更多素材和灵感。我不赞同专业作家关在象牙塔里闭门造车的做法,没有群众基础,没有生活源泉,作品难以引起读者共鸣。人生是个大舞台,作家就是个随军记者。像安泰离不开大地母亲的怀抱一样,一个真正的作家只有植根于人民群众的土壤中才有无穷的生命力。”

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文学在人们视线里迅速边缘化,不止是大批的“文学青年”消失了,就连某些已经成名的作家也纷纷下海经商,改弦易辙了。再谈文学已是不识时务,成了人们眼中的笑柄。这点我还是有些经验教训的,正如久病成良医一样嘛。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,在一所乡村中学教书,当时有个领导就是见不得我晚上读书写东西。别人到处跑起来看电影电视(那时家庭电视机少,又经常停电),甚至抹牌赌博他都不说,就单说我不务正业,想成名成家,经常到上级部门告我的状。后来我很少和别人谈文学,尤其是在机关单位里,大家都忌讳这个事。好在我发表文章用的都是笔名,再高兴也只是自个儿偷着乐吧。平常只谈工作,千万不能暴露自己还在搞业余创作,这就象以前的地下工作者吧。因为让别人知道了,撩起嫉妒是小,还会引来意想不到的副作用。你毕竟还要工作,还有家庭老小要养活,还要食人间烟火啊。本职工作丝毫不能含糊,你只有把本职工作做得比一般人还要好,领导和同事才不会怀疑你还在干别的。平时还要搞好各方面的关系,见荣誉就让,见困难就上,别人才容得下你。否则,你在单位都难以立足,还何谈什么业余创作呢。

最典型的一次是在2001年。为了把自己的创作成绩总结一下,也为了在新世纪向更高的目标冲击,我利用业余时间把以前发表的几十篇小说进行整理归类,结集出版,这就是我的第一部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,精选了26篇小说,计20万字。一切都在不知不觉间进行。到了10月份,正当书籍出版之际,没想到我们单位开始了人事改革,定编定员,精简富余人员。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时刻。我的第六感官告诉我,这时候不能轻举妄动,稍一不慎就会出纰漏,该自己吃亏。我一估算,书籍运到家的时间,差不多就是单位里竟聘演讲、竞争上岗的时候。糟了,你早不搞迟不搞,这个时候鬼要你发行什么书啊,搞什么宣传啊,闹得风声水响,你就不怕招来副作用,别人正好把你淘汰出局呀?你工作好好的,平时也没得罪什么人,现在却因为这个事被淘汰出局,好说不好听呀?这可是关键时刻,大家都有利害关系呀,淘汰他人就是增加自己的安全系数,你也怨不得别人呀。这可怎么办?要出版社推迟发书时间?好象不妥。因为单位里的竟聘时间保密,你管不了这个。你只能管好你自己的事情,那就是对书籍做好保密防范工作。好在是事先没有张扬,无人知晓,后边的事情还好做。主意已定,如果书来得迟,那当然好,如果书到得早,那就只能“秘不发售”了。果然不出所料,书早到了一个多月。大家想想,自己的第一部书籍出版,密藏家中,不敢有半句泄露,是何心情?后来,我自然是保留了岗位,可其他几人还是被末位淘汰出局了嘛。等到尘埃落定,机关工作恢复常态,书就开始发售了。事后还是有好心人偷偷告诉我说:“你真是机会运气好,有人对你意见大得很,要是你这书早些日子这样搞,他们非把你淘汰出局不可。”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没想到,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出版之后,许多新闻媒体进行了宣传,在我们地方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如《湖北日报》文艺副刊在人物专栏发表《达度:为文消得人憔悴》,《文艺报》在作家剪影专栏发表《达度的文学情结》,还有湖北大学文学院涂怀章教授和郭涛在《楚天学术》上发表《领略民间风情的精神升华——达度小说印象》等书评推介文章。正如有的朋友所说,此书率先一出,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,随后就引发了仙桃文学界新的一轮出书热和文学热潮。

这时候,我却心有余悸,矢口不谈写作出书的事,只是兢兢业业地搞工作,我要把本职工作做到十分突出,好让领导满意、放心。随后几年,真是工夫不负有心人,我负责的一块民办教育工作在全省名列前茅,在全国也享有盛誉。先进经验上了中央电视台和《中国教育报》及省市各类媒体,引得省内外许多教育同行都来我们这里参观学习。

与此同时,我的业余创作也有了新的成果,这就是第二部小说集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,七部中篇,计30万字,2006年出版。这时候我已加入了省作协,还兼任了市作协副主席。此书正如有的网友所说,达度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引起强烈的轰动,一时间,街谈巷议,都在谈论此书。说来还有点意思,记得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出版那会儿,大家在酒桌上挣得面红耳赤,说喝酒干脆爽快的人就是“直人”,说不肯喝酒玩狡猾的人就是“弯人”。现在开口闭口都是“征服”了,还有人说2007年就是“征服年”了。国家和省市媒体都进行了广泛宣传,当以《文艺报》和中国作家网宣传的次数为最多,以著名评论家刘川鄂教授的评论文章为重要。2007年3月6日,《文艺报》辟专版发表刘川鄂署名文章《平民话语与底层智慧——评达度的小说创作》(同时发表的报刊还有《武汉作家》和《文艺新观察》)全文5000多字,对作者及作品进行了一次全面评价,影响较大。文章开头说:“达度之于新世纪湖北文学的意义在于:业余作家始终是湖北文坛的一支重要力量;置身于‘文学圈’外的质朴、清拙之美在荆楚大地闪耀、发光;现实主义的底层叙事在延伸、在发展。”这是对我的鼓励与希望。文章对那篇统冠全书的代表性作品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给予了较高评价,一连用了三个“最”:构思最奇崛、人性含量最丰富、创新意味最浓。这些都给了我较深的印象。

 我的第三部文学作品就是长篇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(与洛沙合著)。《体操神话》是在2007年5月由《北京文学》约稿而成。2008年5、6月在《中国作家》和《北京文学》两家刊物头条发表;随后在湖北省申报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时,受到全体专家评委一致推荐,获惟一全票当选;11月入选“2008北京奥运作家大型采风活动作品展”《奥林匹克的中国盛典》一书出版;12月作为湖北省文艺精品重点扶持项目,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;2009年3月25日,由中国作协《文艺报》社、湖北省委宣传部、省作协联合在北京召开“达度洛沙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研讨会”,该书由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。中央电视台、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中国作家网等10多家主流媒体进行了宣传报道。2010年1月被评为湖北省第七届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”工程奖,还被地方上列为“感动仙桃十大新闻”候选之一。《体操神话》前后历时几年,各类媒体说的够多了,不再赘言。

近来有点感受,是因读了一篇有关王跃文的文章而起。湖南作家王跃文原是政府机关公务员,因写官场小说而遭遇机关“分流”下岗。文革时期曾流行“利用小说反党”的罪名对作家进行处理,现在他却被一种堂而皇之的机关程序分流了。王跃文对记者说,这肯定是有意为之。看了这些,我联想到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的境况。早些年自己不是差点被“淘汰出局”了么?当然我早已作好了最坏的打算,所幸是没有出现象王跃文那样的局面。虽说没有“出局”,可“软流放”是免不了的。你不是要写作么?就放你写去吧。就目前情况来看,我倒有点象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了。

总之,过去的十年,是我生命意义中十分重要的十年。工作之外,我的业余创作从短篇到中篇再到长篇,实现了一次三级跳,自己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业余作家,好象完成了一次从裂变到涅槃的过程。也算为家乡为人民作了一点贡献,个人吃点苦受点累也就不值一提了。

零零年代,给我留下了无尽的遐思;展望未来,我将一如既往,再作贡献。

[原创]裂变·涅槃——小记我的零零年代 - 达度 - 达度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湖北省第五次作代会期间,达度(右)与新当选的省作协主席方方合影留念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此文刊载于《湖北作家》2010年春季号)

 

网址:http://www.hbzjw.org.cn/article.php?act=view&id=414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)| 评论(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