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达度的博客

一心苦读,胸中自有甲兵千万;独步胜境,常在美的天地徜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名应才兵,湖北仙桃人,中国作协会员,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。已在《中国作家》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中篇小说月报》《北京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,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,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《体操群星升起的地方》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等。《体操神话》获湖北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,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入选《2012中国报告文学年选》,《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》获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。2014年为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作家。

[评论]还生命以灿烂的天空/谢璞  

2009-04-21 22:18:27|  分类: 达度研究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[评论]还生命以灿烂的天空/谢璞(2007-02-24 15:54:46 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简评中篇小说《天堂之鸟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○谢 璞
       读完达度的中篇小说《天堂之鸟》(载于作家出版社《当代文学作品精选小说卷》),一个最突出的感受就是:此作颇有嚼头,且愈嚼愈有蕴味。此作与作者不久前结集出版的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相比,可以说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实乃可喜可贺。
       时下,“以人为本”、“生命至上”、“关爱生命”等精英理念,正切实转化为对每一生命个体的存在关怀,而作为“人学”的文学,忝为“人类灵魂工程师”的作家,首先必须应该“直面生命的脆弱性,直面具体情境中人的真实生存困境,直面人的复杂性和内心世界的无限丰富性”。在这一点上,《天堂之鸟》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深度。
       小说为我们讲述的是一个关于“鸟和人”的故事,国庆黄金周,“我”在年轻、时尚的女同事的怂恿下,结伴进行了一次乡野文化之旅。在号称天堂的度假村,居然看不见半丝鸟儿的飞影,闻不到一声鸟儿的欢歌。更有甚者,度假村的秃头宋老板竟大夸其海口:谁在度假村发现了一只鸟,就到这儿来领赏金,要多少给多少──好不怪哉!而在其野鸟餐馆的餐桌上,各种飞禽俱全,应有尽有,游客们踏着《天堂鸟儿之歌》的节奏,尽情地享受着“千鸟宴”、“万雀席”──好不快哉!随着情节的推进,作家为我们揭开了个中奥秘:原来,秃头宋老板的哥哥──一个饱学现代新技术的日籍华人,在天堂度假村建造了一座迷鸟装置,专门诱捕鸟类。于是,便有了“天堂鸟捕绝”的噩梦,便有了“万雀席”的饕餮之景。自然,秃头宋老板便有了白花花的银子……,透过故事的表层,我们清楚地看到,人类为了聚敛财富,是何等残酷地践踏生命,而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发达,这种残忍的程度愈演愈烈,大有将其它生命种类灭绝之势。殊不知,“生命与生命之间是平等的”,人类在毁灭“他人”的同时,正是在毁灭自我,现实中这种“教案”太多了,近年所爆发的SARS病毒不就是活生生的“一报”吗?
       鸟类的生存状况尚且如此,那么,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呢?
       《天堂之鸟》中,“我”(男主人公大卫)为什么“一直消磨个性,夹着尾巴做人”?为什么“生怕有什么出格的地方”而“自我压抑”,俨然“彻底消失在某个城市旮旯的办公室里”?而同事小羽──一位分配不久的大学毕业生,为什么常常“遭人误解而孤立无援”?显然,作家没有给出现实的环境答案──直至小说结束,“我们”仍然“象一对同病相怜的鸟儿,缠绵在一起,享受这难得的自由空间”──而这个答案恐怕要到小说中那只会说人话的鸟儿身上去找吧!在这里,达度采用“魔幻现实主义”的手法,为我们塑造了一只名叫“将进酒”的“人鸟”:此老兄“也算一个高级知识分子,上过大学,当过干部,后来下海了”,直至由人变成鸟。他为什么下海?是仕途不顺还是“官场险恶”?是社会价值转型还是对金钱的渴望?那么,他又为什么放着好生生的人不做,而想方设法去变成鸟呢?难道是商海陷阱太多、尔虞我诈太繁?导致他万念俱灰,继而对人类彻底失去了信心?正如“人鸟”所言,鸟是人类的祖先,也就是说人是由鸟类变化而来的,当鸟一旦变成人的时候,就后悔了──为什么后悔呢?勿庸讳言,原以为人间处处如春闱,谁知道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家庭的小环境特别是社会大环境极不乐观,极不和谐,生命之花日渐枯萎,自然,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者亦有之,这种“弱势群体”只好无奈地仰天长叹:“天尽头,何处有芳丘?”唯一的出路就是重新回到鸟的时代去罗!而变成了鸟又能怎么样呢?最终的结果还是没能逃脱“宋氏”的魔掌,变成了盘中之餐。这不得不说是鸟类的悲哀,更是人类自身的悲哀。至此,鸟也?人也?此中意味不言而喻:你我终究都是他人的一盘菜哟……
       值得欣慰的是“将进酒”(鸟儿)临终之前,对“我”有番一见如故的倾吐,让“我”将他们的遭遇转告世人,拜托“我” 呼吁呼吁,还鸟类一个自由明净的天空,否则,脆弱的生命将在生存的困境中夭折直至灭绝,正所谓“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”。由此可见,当下“构建和谐社会,打造绿色生态”是何等的英明,又是何等的及时,愿生命之花在灿烂的天空下快乐绽放!

(本文原载于2006年5月《论苑新声》,后由作者收入中篇小说集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