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达度的博客

一心苦读,胸中自有甲兵千万;独步胜境,常在美的天地徜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名应才兵,湖北仙桃人,中国作协会员,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。已在《中国作家》《中国报告文学》《中篇小说月报》《北京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直人横人圆人弯人》《就这样把你征服》,长篇小说《贫困时代》,报告文学《体操神话》《体操群星升起的地方》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等。《体操神话》获湖北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,《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》入选《2012中国报告文学年选》,《喜马拉雅山上的格桑花》获中宣部中国梦征文二等奖。2014年为中国作家协会定点深入生活作家。

达度小说:父子情仇(二)  

2009-04-19 12:53:18|  分类: 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父子情仇(二)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〇达 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
  俗话说:贫穷自在,富贵隐忧。“富贵隐忧”这四个字,正好用来形容钱大海。他的隐忧就是来自于他的儿子钱小海。社会上有人给他编了这么一句话,说他“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儿子来揍他”。钱大海年轻时就有一个拈花惹草的毛病,后来有钱了,还不是变着法子玩儿享受,日日花天酒地,夜夜风流快活,搂小B呀,包二奶呀,啥事都干得出来了。开始嘛,他还偷偷摸摸地怕人发觉,后来胆子越来越大,以至于招摇过市,如入无人之境了。
  有一天晚上,也合该钱大海有事。他乘了醉意,把一个名叫阿美的小姐带回到了家里。他那个黄脸老婆,早已忍受惯了,也就知趣地避开了。没料到,他那个正读高中的儿子钱小海,带了两个同学回家来,发现他们正关在房里打情骂俏,嘻戏逗闹呢。钱小海不禁火冒三丈,一脚就踹开了房门,举起他那乌钵一样的拳头,雨点般地打过去,当场就把钱大海揍了个半死。结果是,钱大海的牙床脱了臼,肋骨断了两根,疼了几个月身体才复原。
  钱小海一次打开头,一发不可收,他老子动不动就会挨一餐揍。与此同时,钱小海的书也算读完了。他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,喜欢舞刀弄棒,读不进去书。再说,他老子钱大海有的是钱,吃穿住都不愁,他还读书干什么呢?钱大海自然不敢管他,他成天就同一班街头混混们搞到一块儿去了。他没钱了就找他老子要,不给就打。钱大海已经被他打怕了,也给打乖了,对他总是有求必应,保障供给,只要不吃家伙就行。可钱小海太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了,他是钱也要花,人也要打。他要钱好象是理所当然的,打老子也是有道理的,因为他老子在外边包小B,欺负了他老妈。这一来,钱大海算是见了鬼,整天提心吊胆过日子不说,挨了儿子的打还怕让别人知道。他暗地里愤愤不平:现在真是不象话,儿子打老子,老子怕儿子,还成个什么世道呢?
  你别看钱大海一个矮矮矬矬的个子,已经年近花甲的岁数,只要儿子不找他的麻烦,他还是蛮风流潇洒的呢。好歹他也号称江阳市首富,算得上一大名流,特别是在风月场上,无人敢比。他在市区最豪华的花都夜总会投资了两百万,固定了一个豪华包厢。每天晚上,他不是在花都夜总会跳舞,就是在今夜情缘、鸳梦重温或者亚当夏娃歌舞厅跳舞。他反正是迷上了跳舞。舞伴呢,他当然挑的是全城最靓的小姐。他出手十分大方,只要看中了哪个小姐,立马就可以把她包下来。至于那些陪舞小姐们,都以能傍上他这个大款为荣。可他包小姐的条件也是相当苛刻的。那些面容姣好,又会卖弄风情的小姐,固然都在他的喜欢之列;而最对他心思的小姐,还是极少数原封未动的处女。只要他看上了哪个小姐,哪怕一掷万金,他也是要弄到手的。恐怕江阳市还没有出现他搞不定的小姐。他与小姐之间的交易很简单,只需一个口头协议,小姐就可以跟他走了,吃喝拉撒睡,他全包了。可是,你别痴心他能跟你过长,而喜新厌旧也正是他的本性。一般几天、十几天,他又换了新小姐,至多也就是一、二个月吧。舞厅里时常听到这样一些议论:“哟,钱老板又换了一个小姐也──”,“哎,那么靓的一个小妞,刚一进花都,就给钱老板包去了也──”。有时,夜总会歌舞厅的节目主持人串台词,也这样说:“恭喜我们的钱老板又结了一次婚,希望我们江阳市的小帅哥们,都能象他老人家一样:久火炼成钢,越战越刚强;日日换新娘,夜夜做新郎也──”
  有那么一段日子,钱小海拼命地花钱,一个劲地找他老子要钱。钱大海心生疑窦,却又不敢不给他钱。钱小海对那班混混们说:“你们都跟着老子,吃香地,喝辣地,玩爽地,老子就是要把他的钱搞光,看他还包不包二奶,搞不搞小B。”钱大海不知道这龟儿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一想,不就是要几个钱嘛,也罢,只要他不打老子,老子就算拿钱买个安逸吧。他发了一回狠,一次就拿出了100万。心想足够这龟儿子的花销了吧。没想到,十天不到,钱小海就把这100万花了个精光。钱大海心里这才有些怕了:这个龟儿子啊,比黑社会还要厉害,黑社会要的只是老子的钱,他是钱也要,连老子的命也要啊!
  父子俩在暗中较上了劲儿。钱小海心想: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长期包小B,老子谈一下恋爱总该可以吧?钱小海接触了几个小姐,总算遇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。这是一个湘妹子,名叫阿香,十六七岁,刚刚下学,才来到江阳市,还无人染指。这个阿香天生丽质,奇香宜人,长得娇小玲珑,皮肤白里透红,属于哈口气都可以吹破,用指头都可以弹出水来的那一类。钱小海接触了两次,感到很满意。正当钱小海在她身上加大投入,再向纵深发展的时候,她却不见了,一连三天看不到人影。这算个什么玩意呢?就象一场好戏才刚刚开头,却莫名其妙地收了场,连招呼都没给他打一个。是阿香躲起来不见,还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了?钱小海心里焦躁,不免怏怏不乐。那几个混混都没有见过这个阿香,乍一发现钱小海居然象个失恋的样子,他们就不以为然地劝说道:“不就是一个小妞嘛,有什么放不下心的,去了这个还有那个呢。走,咱们到花都跳舞去,说不定又会遇上几个可心的美人呢。”钱小海经不住他们连拖带劝,被塞进的士,直奔花都夜总会。
  入夜的江阳市,火树银花,歌天舞地,人来车往,彻夜不息,颇有一种平原都市的风味。
  花都夜总会的礼仪小姐们都很熟悉钱小海,十分热情地把他们迎进了舞厅。他们径直上了二楼,从楼上可以居高临下的扫视整个舞池。他们刚一落座,服务小姐就端来了茶水。场上的舞曲停了又起,刚才的慢四变成了快三。群魔乱舞的场面一结束,跳舞的人就象倦鸟归巢一样四下消散。舞池里只剩下了不多的几对男女。跳这种快三舞曲的技巧并不要很强,但它需要男伴女伴的动作十分协调、配合相当默契才行。男女二人搂在一起转圈儿,没有足够的气力,是转不下来这一整曲儿的。所以一般的人都不贸然上场。就在眼下为数不多的几对舞伴当中,有一对个儿不高的舞伴转得正快,舞得正欢,全场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住了。那男伴是一个五短身材的老者,大家很快就把他认出来了。他就是钱小海的父亲钱大海。钱小海身边的那几个混混也认出了钱老板,但他们都不作声,怕惹钱小海不高兴。其实,身在舞厅的钱小海,他才懒得去理会他父亲那个老东西呢。可他的眼睛突然象中了邪魔一样,他一眼就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:他父亲——那老东西搂着的那个娇小的女伴,不正是他那失踪了几日的女朋友阿香吗?他不禁呆住了。还以为煮熟的鸭子飞了呢,原来是落在了他老父亲手里。他气得血往上涌,登时就站了起来。好在这几个混混都不认识阿香,他也不好在这公共场合突然闹将起来。钱小海把他那乌钵一样的拳头捏得呱呱响,咬着牙恨恨地说:“走!渴酒去!”那几个混混以为他是看见了钱老板不高兴,也站起来附和道:“走,喝酒去。”
  他们一车就到了“味香居”酒楼,大呼小叫地点了菜,要了白酒,也要了啤酒。钱小海只顾渴闷酒,脸色阴沉怕人。每次喝酒,都是他唱主角,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闹混子,什么荤的素的,奇闻佚事,总要搞一大篇,今天却十分反常。大家以为他是在生钱老板的气,就连连劝他喝酒,相互调侃说笑话,想把他逗得笑起来。一个混混说:“我打个谜语你们猜吧——小娘们光着屁股坐冰山。”大家故意猜不着。这个混混只好自揭谜底:“B(逼)上凉(梁)山。”大家轰地一笑,只有钱小海不笑。“喝!喝酒。”大家开始吆五喝六起来。又一个混混说:“我也说个谜语,两匹沙牛抵屁股──比较牛B。”大家又是轰地一笑,只有钱小海不笑。那个混混又说:“沙牛坐在酒缸里──醉(最)牛B。”大家又是轰地一笑,钱小海还是不笑,他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闷酒。
  坐在钱小海对面的一个混混忍不住了,话未出口,自己先笑了起来:“哈哈,我今天刚刚听说了一桩稀奇事,绝对是独家绯闻,相当过瘾,就在我们麦草乡发生的。”大家纷纷叫嚷,说来听听。
  “有一家爷父子两个都喜欢玩。有一回儿子到发廊玩小姐,被派出所捞到了,要罚3000块钱,他老子就拿钱到号子里,把儿子取了出来。不料,那小姐看见了那老子,就说,他也跟我玩了一回的。派出所一面放儿子,一面又把老子关进去了,也要罚3000块钱。那老子说,已经罚了3000块,怎么还要罚呀,总不是同一个B呀。派出所说,我们不管是不是同一个B,儿子玩归儿子罚,老子玩归老子罚,各罚各的。儿子只好回去又拿3000块钱,把老子放出来了。隔壁一个熟人,故意刨根问底,问他们父子两人发生了什么事,那儿子不好意思说,那老子就说,谁知道发生了他妈的什么鬼事呀,鬼闯鬼地,阴差阳错地,父子两个搞同孔了……”
  大家乐得哈哈大笑起来。
  “别笑了!笑你妈的骚B!”钱小海暴怒的站起来,他眼里冒着火,抡起一只啤酒瓶,就砸了下去。只听“妈呀”一声怪叫,对面那个混混的脑袋已经开了瓢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1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